渴望聆听,向往阳光
时间:2020/4/14 14:42:13 来源:听觉有道助听器用户 点击:1956
我有两个儿子,他们分别叫阿圆、阿城,大儿子今年25岁了,小儿子19岁,我们来自云南的一个贫穷的小乡村,我老公是残疾人,收入甚微。

  当时家里穷得响当当,三餐温饱都难解决,两个孩子到了说话的年龄都不会说话,我们没有重视,村里的老人说孩子大了就会说话了。

  孩子到了上学年龄还是不会说话,正规的学校不接收孩子入校,我们也没有意识把他们送到特殊学校,导致现在孩子们目不识丁。

  慢慢孩子们长大了,在老家时就跟着我们务农,后来我们出来深圳打工,也给孩子找了份搬搬抬抬的工作,他们没有言语沟通能力,这期间承受了很多冷眼嘲讽,大儿子慢慢地变得自卑和内向,还好小儿子的性格开朗,欣慰的是他们都很争气,工作认真积极且好学。

  直到2014年,老乡告诉我们听力不好的人可以佩戴助听器。于是,我和老公就特意到助听器店了解,但助听器的价格太贵了,我们表示无法负担得起。

  验配师就随手在柜台拿了几款助听器给我们,说这些也可以戴,当时我们什么也不懂,但验配师说人没到场可以随便买回去佩戴,后来我们就买了她们推荐的XXX助听器回家给孩子们试戴。

  在家里孩子们戴上助听器时很开心,他们能听到声音。但我后来发现他们在外面佩戴助听器就很抗拒,他们打着手势告诉我们戴着助听器就头痛,后来干脆不戴了。我们当时顾着工作也没去理会助听器的事,而那家助听器的验配师也没联系过我们。

  转眼间过了两三年,我发现孩子们的听力在逐渐地下降,他们的反应也比以前慢了,大儿子更加内向,经常一个人坐着发呆,我意外地发现孩子们在家里会拿助听器出来戴,我知道他们是多么渴望能听到声音。

  没多久,助听器的电池用完了,平时电池都是爸爸过来买的,刚好爸爸工厂需要加班没时间出来给孩子买电池,我就带着他们出来,下车时我们看到一间服装店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招牌写着“听觉有道助听器”,我们就顺着招牌走过去,那里有一家助听器。

  进店后,听觉有道的验配师很热情,接过我们的助听器后就说助听器很久没保养了,这样会影响助听器的聆听效果,接着她们讲解了关于助听器平时保养的细节和装电池的注意事项,并免费给助听器做了维护和保养。

  我们购买了电池和干燥盒,验配师希望可以加孩子的微信,后期可以多发送一下听力知识的图片给孩子看看,孩子们也友好地和验配师加了微信。

  之后,我们经常收到门店发来的保养信息,她们也经常发一些励志的视频与孩子分享,孩子们慢慢地也会在微信上和她们互动。

  今年的11月份助听器坏了,我们再次过来门店,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我就想着助听器能修就修,然而验配师告诉我助听器维修价值不高,因为机子已经好几年了,而且是老款机,她们建议给孩子测一下听力。

  听了她们的讲解我才知道,原来配助听器是要测听力的。

  测完听力,她们就给我分析听力报告,两个孩子的听力已经错过最佳补偿时间,大儿子的听损是极重度,佩戴效果已经不理想,只能起到声源定位的作用,而小儿子的听损比哥哥稍微好一点,如果坚持佩戴助听器后期对声音的灵敏度要比哥哥好。

  在征得我的同意后,验配师给孩子们试戴了新的助听器,原本拘束腼腆的兄弟俩在验配师耐心的引导下,慢慢露出了笑容。

  之后,我和老公商量,决定重新给孩子们配助听器,给他们一个有声的世界。

  虽然这个有声世界不是很完美,但是做父母的我们只能尽力地去弥补这个遗憾,希望有更多的人去重视这个听损问题。

听觉有道


  配了助听器后,到听觉有道保养,品尝验配师亲手做的巧克力蛋糕



  英子,写于2018年底

  用户所属门店:听觉有道深圳布吉旗舰中心

  已授权听觉有道发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近期活动 更多
门店服务网络
点击查看更多门店信息
广东听觉有道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20 助听器价格-西门子助听器-峰力助听器「免费验配」贝尔通-听觉有道 粤ICP备17166088号-3 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凭证:粤穗食药监械经营备201726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粤)-非经营性-2019-0084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6938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