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儿说:“我终于听到知了的声音”
时间:2019/7/29 13:29:44 点击:54
我的女儿涵涵,她现在已经10岁了,不知不觉,她来到我的身边,原来已经有10年了。

  涵涵她听力不好,很难听清楚东西。

  我们带她去做听力检查,才检查出来这个叫做“大前庭综合征”,她左耳的听力损失是55dB,右耳的听力是77.5dB。


听力图

  一开始,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大前庭综合征,也不知道左耳和右耳的这些数据实际上代表着些什么。我只知道,我想治好我的女儿,我想要让她听得更好,我想让她更正常地生活,能够拥有一个比较美好的安稳人生。

  我们知道,涵涵需要配助听器,但是她对助听器这个东西很排斥。不仅是助听器,她对人工耳蜗这些东西都很不愿意接受。为人父母,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她怕自己显得跟其他同学不一样,她爱美,她担心在学校的小伙伴们会因为她佩戴助听器而嘲笑她,不跟她玩。

  我刚发现孩子的听力问题不久,后来我参加了小百灵的“童铃试听会”,那个时候是2018年的7月。

  在那次试听会,我对听觉有道和助听器有了初步的了解,感觉是专业和靠谱的。本来,我打算带孩子过去参加试听活动,看看孩子听起来怎么样的。但是,因为当时孩子的听力检查还没有做完,我觉得先缓一下,等到涵涵做完所有的听力检查,再带孩子过来,试听一下助听器。

  没过多久,大概是几天的时间,我的报告就准备齐全了,所以我主动预约了听觉有道,并且带着孩子到门店来,听听这些验配师们的意见。

  听觉有道的验配师给我们的提出的建议有很多,让我的心理有了些底,知道得更多,最起码对以后的处理能有更好的打算。

  因为涵涵是属于大前庭综合征,而她目前的听力状况,使用助听器是可以补偿到位的。但是,因为以后有可能会因为感冒发烧的原因,听力可能会出现波动性的下降,甚至下降超过90dB。

  听觉有道的验配师问我,有没有过给涵涵做人工耳蜗手术的打算,如果可以接受人工耳蜗,那么就要尽早去做。如果没有做人工耳蜗的打算,那么就要双耳验配助听器,听力损失更加严重的右耳要选配一个功率更大的助听器,以保证日后可能出现的听力波动,还有可以调试的空间。

  植入人工耳蜗,我不是没有考虑过,但实在是太贵了,我们家的条件不算很好,还有要考虑到孩子的上学生活等方面的需求,所以我考虑再三,最后没有选择给孩子植入人工耳蜗。

  不植入人工耳蜗,那么就要验配助听器。

  同样,我也在担心着涵涵会对助听器排斥,怕花了那么多钱给孩子配了助听器,到时候她不喜欢怎么办,她一直都拒绝佩戴这个“小耳朵”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啊!

  这些考虑一直深深地困扰着我,在上班的时候,望着窗外的天空,我常常会想,以后应该怎么办。我的选择可能会影响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孩子的一生,我要对她负责任。

  我想要找一家靠谱的听力机构,会对孩子负责的验配机构,而不是一个单纯销售助听器的机构。

  我又回到了听觉有道的门店。

  验配师根据我的需求,最后选择推荐了一款定制式的助听器(CIC),她们教会了怎么样给孩子戴上这款助听器,更重要的是,她们教会了我怎么跟孩子沟通,让孩子戴上助听器后,不悲观,不胆怯,这些建议都很客观、很实用,我觉得自己找对了地方。

  其实,在找到听觉有道之前,我也了解了其他的一些听力中心,对大前庭综合征是什么东西,在网上也百度了不少内容,有了初步的了解。

  除了听觉有道,没有任何一个验配中心提起过耳蜗,更没有任何一个验配中心能够给我好好地分析一下佩戴了助听器和植入人工耳蜗后的区别及利弊,介绍儿童定制机的增值服务。有的医院甚至还建议单耳验配助听器,没有全面地告诉我双耳聆听的必要性。

  戴上了助听器后,效果比我想象中还要好,涵涵在做言语测听的时候,效果非常的显著。涵涵现在能够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在听到外面知了“潺潺”的声音时,还好奇地问她妈妈这是什么声音。

  在知道那是知了的声音时,她显得非常开心,可能是她从小就对这个声音充满着幻想吧。

  在镜子里,涵涵看到自己佩戴着助听器的样子,表示自己很满意,说能听到声音就好了。我的女儿越来越懂事了,让我和她的妈妈很是欣慰。




近期活动 更多
门店服务网络
点击查看更多门店信息
Copyright © 2019 助听器价格-西门子助听器-峰力助听器「免费验配」贝尔通-听觉有道 粤ICP备17166088号-3
顶部